当前位置:首页 > 辽宁 > 辽海风光 > 正文

东北亚环行记:秘境绿江

2016年06月24日 11:05    作者:    来源:腾讯大辽网    [纠错]

 

   绿江不是绿江

  说到绿江这个地方,其实我们一直以来都读错了她的名字,总以为这里青山绿水,绿江自然是“绿色的江”,“绿(lv)江”就挂在嘴边了。不过很多事情都是如此,越简单不过的道理,却因为人们的一厢情愿而远离了真相:在前往绿江的旅途中,我们在附近的村子问路,正好问到了一个老奶奶,我们一连说了好几句“绿(lv)江”,把老奶奶问得一愣一愣的,在十几秒钟的尴尬后,老奶奶恍然大悟:

  “你说绿(lu,音同鹿)江啊?!这条岔道往右走,不远了,不远了!”

  我们也恍然大悟,原来绿江的“绿”,正是鸭绿江的“绿(lu)”啊!

  我们一厢情愿地叫这里绿(lv)江,只以为这里因江水碧绿得名,却忽略了从她身边经过的那条江水本来的名字:鸭绿江。随后在查地图的时候才发现,在绿江西南,沿鸭绿江下游方向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处叫做鸭江的村落。鸭江和绿江,名字都是来自这一条江水,只是单把“鸭绿江”的“绿”字从这三个字中剥离,就会很容易让人忽视掉其本初的含义,读成绿色的“绿”了。也许在给这里命名的时候,只是单纯地借用了鸭绿江的名字,“鸭江”想必也是如此,只是我们想多了。因为绿江的美,使得我们更愿意诗意化地将名字理解为“绿色的江”。

  绿江,正如我们一直读错的名字一样,低调得容易让人忽视到她的存在,那么,绿江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要说起绿江呢?

  詹姆斯·希尔顿在《消失的地平线》中描绘了“心中的日月”——香格里拉的图景,在他的笔下,如同陶渊明的世外桃源一般,未被人工雕琢,带着纯美自然风景的净土,远离文明世界,过着理想国般生活的原住民,是如此地令人神迷。自此之后,逃离现实,寻找“秘境”便成了一剂治愈文明世界中迷失灵魂的良药,这里自然也包括你我,这样一群在都市森林中挣扎生活,却依然怀着对“心中的日月”之憧憬的人。

  我心中的日月就是绿江。

  绿江景观带,位于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景观带的主要部分跨振江与下露河两镇,由鸭绿江干流上的水丰水库起始,沿江向东北方向,经绿江村与浑江村,一路直抵辽宁最东端浑江口,全程由沿江至吉林集安的公路连接。

  如果留心看过宽甸至绿江沿途的风景,也许便能体会到这里为什么被我们称之为“东北的香格里拉”了。山与山之间“流淌”着波浪状的绿野,绿野上的庄稼夏日青青,田间立着几棵落单的云杉或落叶松,好似跃动线谱上的醒目音符;阵雨过后,群山之间云雾缭绕,越往绿江方向行走,山间的谷地和丘陵逐渐减少,山与山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视野也越来越狭窄。

  我们一早按照村里路牌的指示,先驱车去油菜花田,据说是以前的一任村主任发现北方人喜欢但很少有机会见到油菜花,于是领着村民在江滩的水没地上种上油菜花,吸引来这里的摄影者们拍照。油菜花田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大,但在油菜花田中有几只欢快奔跑,迎接主人打渔归来的小黄狗,一副憨厚无邪的样子围着我们嬉戏,瞬间就把我们治愈了。

  在绿江村,耕田、放牧、采参、捕鱼……有关陶渊明笔下“桃源乡”的所有想象,在这里都可以实现,正是怀着这样对美好“秘境”的追求,使得云南中甸县将县名都改为了香格里拉县,那么,我觉得宽甸县的绿江,也配得上是一个“东北的香格里拉”。

  

【责任编辑:梓桐】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