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辽宁 > 案例追踪 > 正文

赵希喆消业丧命

2016年04月21日 13:54    作者:续有(口述) 黄虹(记录)    来源:凯风辽宁    [纠错]

九连城镇政府

  2016年2月20日位于鸭绿江边的丹东市振安区九连城马市村万家灯火,年味正浓。我和丹东市残联组织的送元宵到基层的志愿者一起,来到了这里慰问这个村的残疾人。可是刚刚进村就听到了远处传来阵阵呜咽的唢呐声,村妇女主任告诉我们这个村原来的小学教师,59岁的赵希喆就在这天的中午因为糖尿病并发症死亡。我问村里陪同人员:“中国的糖尿病患者有一亿四千人,小学教师有公费医疗和医保,怎么能发展到并发症呢”?赵希喆的堂兄二组组长赵希友叹了一口气说:“是消业导致了赵希喆死亡”。

九连城中心小学大门

  跳舞结识,双双出轨

  赵希友说:赵希喆是这个村1977年恢复高考时考取中专师范的唯一的中专生,毕业之后分配到九连城中心小学任教,第一个吃上了商品粮。随后娶妻生子,生活稳定。他的人生转变是在1994年,他被借调到区教育局。当时社会上兴起了跳交际舞,能歌善舞的他几乎跳舞上了瘾。而且发展了一个固定的舞伴。这个舞伴名字叫杨淑贞,是丹东市内一家国营企业的统计,早年是这家企业文工团的领唱演员。两个人在舞厅相识之后,如漆似胶,很快走到了一起。这年的夏天,赵希喆又一次他跑到舞伴家里幽会,被杨淑贞的丈夫巧遇,赵希喆被打的鼻青脸肿。随后杨淑贞的丈夫闹到了区教育局,并在赵希喆任课的中心学校张贴了小字报,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赵希喆被教育局辞退回学校。并将他从中心学校调到了马市村小学。本来有大好前程的他有了收敛,不再和舞伴杨淑贞联系。

马市村小学旧校舍

  假借练功,重燃旧情

  可是从1997年10月开始,赵希喆性情大变,他和杨淑贞又走到了一起,而且变本加厉,偷偷摸摸的地下关系公开化了。我们村有好多人遇到他和那个舞伴一起下饭店,一起逛街,骑在摩托上像一对夫妻一样搂着他的腰。原来杨淑贞已经成为了法轮功骨干学员,她主动联系上赵希喆。双双开始习练法轮功,他俩借练功公开走到了一起。练上法轮功的赵希喆其实心思是放在了杨淑贞的身上,他借着练功,两人频频约会。在学校,赵希喆时常捧着一本《转法轮》,其实他要从法轮大法中找出轨的依据。

  赵希友接着说:赵希喆告诉自己的妻子,他已经是一名大法的弟子,他要过情关,自己和杨淑贞的关系是常人不懂的真情,只有法轮大法才是人间的一块净土,人来到世间就是修炼。婚姻、爱情一切都是虚幻的,子女只是看缘分。家庭中的妻子和孩子是凡夫俗人,突破了家庭才能圆满。他还不隐晦地说,为了圆满他和杨淑贞正在双修。赵希喆的妻子多次打闹,无济于事。赵希喆借练功和杨淑贞成双成对出入丹东各个练功点。

  1998年7月国家取缔了法轮功,赵希喆和杨淑贞两个人以夫妻的名义在丹东市内租住了一个30平米的民宅,作为秘密练功点继续网罗法轮功人员练功。这间出租房最终被杨淑贞的丈夫发现,带人砸了,赵希喆因为通奸也被学校给予了停课待岗的处理。每个月只发生活费400元。由于月收入减少了一半,誓誓旦旦要和他捍卫法轮大法的杨淑贞开始疏远他,最后干脆不再和他联系了。

    收入减少,分道扬镳

  杨淑贞因为赵希喆没有钱了,杨淑贞就抛弃了他,这种冷酷没有唤醒赵希喆,他反而认为是练功没有达到虔诚才导致法轮功秘密联系点分化的。至此他一个人在家潜心研究法轮功的书籍,每天坚持听法轮功的录音带。

九连城马市村部

  赵希喆的妻子郭秀珍是丹东一家国企的退休工人,虽然赵希喆出轨通奸,但是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还是原谅了他。郭秀珍告诉我们,自从赵希喆待岗之后,坚持每天练功,还坚持认为这正是考验大法弟子的关键时候,仍然坚持偷偷地学法练功,努力“精进”,“上层次”。我问过他怎么“上层次”啊?他告诉我要坚持两条,一条是坚持“护法”,另一条是坚持练功“消业”。这一练就是三年。可是家人却发现他越练身体越消廋,而且记忆力大不如以前。2002年随着全国并校,马市村小学撤销了,赵希喆又被安排回到了九连城中心校,经过考核,他思维已经有别于其他科任老师,校领导决定,他只负责学生的安全教育和学校收发室工作。多年来他天天坚持练功,可不知为什么越练身体越不如以前,直到2014年春天,他经常感到口渴、尿频、心慌、浑身无力,体重下降。虽然我多次劝我去医院检查,他就是不肯去。他总是说自己的业力太重,只有师父能够清理身体。一直拖到7月份,在沈阳工作的女儿连拖带拉把他弄到了医院,经丹东市第一医院诊断为糖尿病。赵希喆得知自己患上了糖尿病,他却说这是身上的“业力”没消,“师父”正在考验我,只要自己坚持“消业”,病就能好了。无论是医生的忠告,还是女儿的劝说,他都置之不理,拒绝服药治疗。硬是坚持不去医院,不打针吃药,每天坚持练功,看光碟,幻想着法轮在身体里转。

  坚信“消业”,命丧黄泉

  他的妻子接着说,由于赵希喆深信李洪志“修炼人不生病”的法理,坚信自己没有病,只是“业力”重,长时间不用药、不治疗导致病情发展迅速,去年八月赵希喆的腿部开始浮肿溃烂,眼睛也看不清了。已经丧失了工作的能力,学校为他提前办理了病退。我和女儿把他强行送到丹东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医生诊断为糖尿病二期并发症,长期有病不医导致重度感染、心脏病变、脑血管病变、肾功能衰竭、双目视力下降、下肢坏疽。住院期间病情刚刚稳定,他就强烈要求出院,经常私自拔下针头,口服药他几乎都偷偷丢掉了。病入膏肓,他依旧在“消业”。无奈只好为他提前办理了出院。回到家里已近失明的赵希喆反复说:“师父说过如果弟子住院治疗,吃药治病,就会把我们的修炼全都收回去。那样我就前功尽弃了,我就会一直往下掉,最后谁也‘度’不了我。”赵希喆不打针、不吃药,坚持了仅仅不到半年,病情愈加严重,2016年春节刚过,在2月20日中午,突然昏迷,送到医院,医生已经回天无力。

赵希喆家

  我们望着赵希喆家简陋的住宅,门前挂着草绳结扎的烧纸,咽呜唢呐唱出了一个走入法轮功人员风流而又悲惨的一生。

【责任编辑:风清】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