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辽宁 > 案例追踪 > 正文

不愿回想的“前进帽”

2016年03月18日 16:07    作者:青山    来源:凯风辽宁    [纠错]

  我叫孟凡彬,男,现年55岁,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锦郊街道某小区住宅楼。1996年开始习练法轮功,2001年3月彻底认清真相后脱离邪教组织。

  我曾经有一顶“前进帽”,是1999年买来专门在大法“护法”活动中戴着和同修们聚集接头时用的,是事先定好的联络员的暗号标志,为了安全,大家也把我称作“前进帽”。

  回想起来,那是1999年末的事了。4.25事件后,法轮功引起了政府职能部门的密切注意和高度警惕,随着各种“护法”活动越来越变本加厉,特别是经过7.20事件后,国家政府明确了将法轮功定性为邪教并予以依法取缔。

  面对政府的态度,我们并不甘心,特别是“师父”有旨,李洪志在《安定》中说:“学员可根据所掌握的有关地区、有关部门直接或变相干扰破坏法轮功事件,把广大人民与政府对立起来,从中捞取政治资本的情况,可通过正常渠道向各级政府或国家领导人反映。”有了指点迷津的“经文”,忠诚信仰大法的我和几个虔诚的同修有种沉甸甸的喜悦,同时,大家“悟”到,“师父”安排的“圆满”很可能是在世纪之交——2000年的元旦展现。同修们还“悟”到,天安门就是“天安的门”,应该是师父带我们登天的门,所以我们决心继续和政府争斗,要在天安门广场搞起比4.25和7.20震动更大一些的“护法”活动,给中国政府施压,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的定性,这样才能搭乘“去天国的法船”。于是我们计划秘密聚集并上报到葫芦岛辅导站,没几天,葫芦岛辅导站通知我们的集结地安排在北京房山区良乡,并指示由我担任联络员的工作。我怕过早暴露,采取迂回战术,先到北京的周边地区集结,然后统一突然地出现在天安门广场进行活动。

  我于1999年12月21日先行到了良乡,看好了能够出租的民房,和房东谎说我们有些老乡是来这边打工和做生意,要在一起合租房子。交了房租后我就往返于北京火车站和租住地之间,陆续接人带到出租房潜伏。所接的每一批同修中都会安排一位知道我联系电话的人,快要下火车或汽车了,就打电话说“我们马上下车了”,言外之意就是要我准时去接站,他们看到我这位“前进帽”往往会先问一句“你是哪的?”,我回答说“葫芦岛的,你们要是找老乡的话就跟我走”,这样他们就悄无声息地跟着我,我先带他们坐公交,然后打小三轮车到乡下的出租房。记得那时经我一人之手就租用了十多处房子,接站并安置了包括郭继本、王庆江、张文彪、王玉泉、韩桂艳、吕秀珍、杨丹、王欢等近百人。除我外,葫芦岛还安排其他若干人在良乡和房山区负责联络“工作”。

  按照辅导站的统一安排,我们在良乡及整个房山区集结的同修大概有七八百人,于1999年12月29日上午出现在天安门广场,安排人打法轮功的条幅、高喊“法轮大法好”……几百人的聚集与游行,严重地干扰了社会秩序,我们几个带头滋事人员被公安部门以扰乱社会罪带到了派出所,在面对警察的讯问时,为了维护“大法”和“师父”的声誉,几乎每个人都坚决地说“我们都是自发到北京来的,我们法轮功没有组织,也不参与政治,‘师父’就是让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

  后来,经过心理矫正中心的帮助教育和脱离法轮功后的兄弟姐妹的剖法析理,我看破了法轮功这场政治骗局,放下神话清醒地回到真实生活中,很多接受了心理矫正的同修也先后回归社会,各自开始新的生活。

  现在,每当现想起“我们法轮功没有组织,不参与政治”这句话我的脸就会发烫,真为当时的“前进帽”感到羞耻!

【责任编辑:风清】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