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辽宁 > 案例追踪 > 正文

丈夫最后的遗言

2016年02月24日 10:08    作者:胡国红(口述) 杨晓梅(整理)    来源:凯风辽宁    [纠错]

  “是你害了我,是可恶的法轮功害了我们这个家啊。现在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们可怜的女儿,她才十五岁呀,如果你再迷途不返,孩子就毁在你手里了……”

  当我看到这张写有遗言的纸条时,丈夫已和我阴阳两隔了。二OO六年腊月二十五,我的丈夫怀着满腔的憎恶、惆怅、牵挂和无奈……上吊自杀了,走完了他短短38年的人生旅途。

  我叫胡国红,今年49岁,家住辽宁省北票市南山管理区宏发社区。我是正规大专毕业生,毕业后分配在北票市农技推广中心工作。丈夫蔡荣孝,生前在北票市供销联社畜产品公司工作。由于我和丈夫都有份稳定的正式工作,经济上虽算不上太富裕,但也可以说温饱有余。女儿活泼可爱,夫妻恩爱有加,小日子过得也是红红火火,顺心顺意。

  1996年8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朋友家里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出于好奇我就借来读了起来。由于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很快被书中的“修成正果”“真正往高层次带人”“圆满后升天”等语言所吸引。我满脑子都是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后来我又不厌其烦地读了《法轮佛法》和《经文》等法轮功书籍,逐渐地把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当作了“真理”,我的心被李洪志的谎言牢牢地拴住了。那时我真的非常庆幸比单位里的同事早明白了奇妙的“大法”,我在“李大师”画像前虔诚地表示:今后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听从“师父”的安排,虔诚地练功力争早日“精进”。

  从此,我整天魂不守舍,恍恍惚惚,全部心思都用在练功上了。在家里,丈夫劝我不能再练了,警告我再练会把家给毁了;在单位里,我做会计工作,不是今天不来,就是明天差账,单位领导找我多次,劝导我不要练这法轮功了。可我哪里听得进去他们的话,认为他们就是阻碍我修炼的“魔”。更荒唐的是,我还经常跟几个“功友”聚在一起,讨论如何提高“层次”,如何“成仙成佛”,如何战胜“心魔”的考验。

  1998年,我女儿蔡乐8岁了,该上小学一年级了。记得那天是女儿开学第一天,我给女儿买了新书包、文具盒,并在文具盒的垫板下面精心放了一张李洪志的小画像,在孩子的脖子上也挂了一个正面是“福”字、背面是“法轮大法好”的挂件。我把对“师父”的虔诚无声无息地寄托给我幼小的女儿身上了。心想,我这样做女儿也会得到“师父”的庇护,得到“师父”的恩露,“师父”会保佑孩子“精进”、帮助孩子“消业”的。可是事与愿违,当天就在我丈夫接孩子回家的路上,意外发生了。一辆卖菜的农用四轮车刹车失灵,把丈夫和孩子从自行车上剐了下来,当时我丈夫腿部、脸部有点外伤,并无大碍;可女儿甩出3米多远,胳膊摔骨折了。事后,我跟丈夫悻悻地说:“练功就是好,幸亏有师父的保佑,不然的话这场车祸是会要了你们爷俩的命的。”丈夫听了我荒唐的话语,大骂我一顿:“你还有脸说,有李洪志的保佑,能出车祸吗?孩子的胳膊能摔断吗?你明天再练这不捉影的法轮功,我就和你离婚!

  1999年,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对于政府的这些做法我不但想不开,而且对政府的决定十分不满,一心想为“师父”“护法”,还总担心自己失去“圆满”的机会。我不敢在公开场合散发宣传单、给别人送光盘,就一次又一次地暗中串联,秘密散发。更可笑的是,自己在家一边做饭,一边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等口号。丈夫气得把《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撇到屋外,骂我是个疯子,说我练功练成了精神病。但我无动于衷,心里就一个念头:谁也别想阻止我!

  2001年深冬的一个晚上,我伙同两个“功友”步行到南山街贴法轮功宣传标语。为了表达对“师父”的敬意,为了让自己“多积功德”,早日“圆满”,我心里只有一个理念:哪醒目,就往哪贴;哪人多,就往哪贴,宁可多贴,不可少贴。结果我被南山派出所巡逻干警抓了现形,并在我家中搜出400余份宣传标语,200余张光盘和100余份小册子,我被法院依法判刑四年。2005年年底,我刑满释放回到家中,按理说,看着未老先衰的丈夫,看着望眼欲穿盼我回家的女儿,看着扔了四年温馨犹存的家,我真应该悔改了,可我没有。丈夫对我仍然抱着希望,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劝我,急眼时还动手打过我,而我始终不为所动,丝毫没有愧疚之意。对丈夫和女儿的生活仍然不管不问,固执地认为自己修炼的还不够“精进”,“师父”是在故意磨难我,考验我,我以后会“圆满”飞升的。

  丈夫心中那棵满含希望的“灯塔”倒了。他原以为我判刑四年回来,应该痛恨法轮功,应该远离法轮功,不会再练了,他当爹又当娘的苦日子也到头了。可我却恰恰相反,太让他心痛了,让他彻底绝望了。在我出监的第35天,他留下最后的遗言,带着怨、带着恨、带着对女儿的恋恋不舍,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丈夫死后,女儿一直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她无法原谅我的所作所为,很长时间都对我不理不睬,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了。丈夫的去世给了我沉重的打击。每每想起我恩爱的丈夫,我总是深深愧疚,总是解不开那个心结,冥冥中,套在丈夫脖子上的绳结,就像一个死结系在我的心上,我悔恨至极,悔我当初为何不听劝阻,悔我当初为何执迷不悟!我恨那害人的法轮功,是法轮功害了我,是我害死了我的丈夫。

【责任编辑:梓桐】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